• <sup id="sw6w6"></sup>

    全國首罰!終身禁業

    • 青眼
    • 2021年10月08日

    近日,廈門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官網發布一則行政處罰案件信息公開表顯示,廈門香普爾日化有限公司(下稱香普爾日化公司)因無證生產兒童化妝品,被罰沒約409萬元,公司法定代表人被處以15.84萬元罰款及終身禁業。值得關注的是,這是全國首例化妝品行業終身禁業的處罰,引起了全行業的廣泛關注。


    全國首例


    廈門市監局稱,2021年4月21日,根據舉報,執法人員突擊檢查香普爾日化公司,現場檢查發現標示臺灣地區廠名廠址的兒童洗發乳、兒童沐浴乳等7種化妝品合計1141瓶,以及用于化妝品生產的工具、原料、包材等。


    經抽驗,被扣押產品中有4種兒童化妝品不合格,洗手液菌落總數超標。調查顯示,自2018年10月以來,香普爾日化公司在未取得《化妝品生產許可證》的情況下,受邱永超委托,根據其自有配方及購買原料,委托他人加工生產沐浴乳、洗發乳、洗手液半成品(160kg/桶),并用灌裝機等設備將半成品灌裝為上述化妝品和洗手液。


    最終,廈門市監局對香普爾日化公司處以沒收相關產品和物資、沒收違法所得71.89904萬元、罰款337.09752萬元,罰沒金額共計約409萬元;同時,對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譚立處4倍罰款15.84萬元、終身禁業。

    圖片

    截自廈門市監局官網


    值得關注的是,該案是《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下稱新條例)正式實施以來,全國首例化妝品行業終身禁業處罰案件。不僅如此,香普爾日化公司及法定代表人譚立所受到的處罰力度,也分別是新條例實施以來,企業被罰以及個人被罰案例中的最高金額。


    此前,廣東省曾對廣州騰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質量負責人張燦標作出了2萬元的處罰,是新條例實施后首次處罰到人(詳見《全國首例!化妝品企業質量負責人被罰》)。


    根據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信息,廈門香普爾日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08月02日,注冊資本為100萬元,登記機關為廈門市集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公司經營范圍包括了設計、生產、加工、銷售:日用品、工藝品、化工產品、各類商品和技術的進出口等。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執行董事均為譚立。

    圖片

    圖片

    截自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


    新、舊條例并用,從嚴處罰


    值得一提的是,廈門市監局對香普爾日化公司的處罰決定依據共涉及了3個法規,分別是:《化妝品衛生監督條例》(下稱老條例)第24條、新條例第59條和《廈門經濟特區產品質量監督管理條例》第36條。


    老條例第二十四條顯示,“未取得《化妝品生產企業衛生許可證》的企業擅自生產化妝品的,責令該企業停產,沒收產品及違法所得,并且可以處違法所得3到5倍的罰款?!备鶕舜翁幜P案例中,香普爾日化公司的違法所得為71.89904萬元,以及其被處以的罰款金額為337.09752萬元來看,該公司被處以了違法所得約4.69倍的罰款。

    圖片

    截自老條例


    而在新條例第五十九條中,則明確指出,對于“化妝品注冊人、備案人委托未取得相應化妝品生產許可的企業生產化妝品”等行為,情節嚴重的,由監管部門責令停產停業、由備案部門取消備案或者由原發證部門吊銷化妝品許可證件,10年內不予辦理其提出的化妝品備案或者受理其提出的化妝品行政許可申請,對違法單位的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負責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以其上一年度從本單位取得收入的3倍以上5倍以下罰款,終身禁止其從事化妝品生產經營活動。

    圖片

    截自新條例


    由此可看出,香普爾日化公司的違法行為屬于是按“情節嚴重”進行了處罰,而作為該公司法人的譚立也被終身禁業。


    此外,廈門市監局對香普爾日化公司的處罰還依據了《廈門經濟特區產品質量監督管理條例》第三十六條,即“違反本條例第七條第二款或者第十三條規定的,沒收未出廠、未售出部分的零部件、原材料或者產品,沒收已出廠、已售出部分產品銷貨款,并可處以該批產品貨值一至五倍的罰款;違反本條例第十三條第一、二、三、四、六項規定,情節嚴重的,依法吊銷營業執照?!?/span>

    圖片

    ▍截自《廈門經濟特區產品質量監督管理條例》


    有業內人士表示,上述案例中,結合了新、老條例,同時還參照了其他法規一起進行處罰的情況并不多見?!斑@基本上可視作為行業內的頂格處罰了,”一位悉知法規的行業人士對青眼說道。


    兒童安全無小事


    值得關注的是,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香普爾日化公司之所以會受到嚴厲的處罰,與其違法行為涉及兒童化妝品關系密切。


    眾所周知,今年6月18日,國家藥監局發布了我國首個《兒童化妝品監督管理規定(征求意見稿)》,其中就明確表示了,“在兒童化妝品的監管上將依法從嚴處理?!保ㄔ斠?a target="_blank" textvalue="《我國首個兒童化妝品監管法規要來了!》" data-itemshowtype="0" tab="innerlink" data-linktype="2" wah-hotarea="click" hasload="1"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outline: 0px; color: rgb(87, 107, 149); text-decoration-line: none;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 cursor: pointer;">《我國首個兒童化妝品監管法規要來了!》)


    一位不愿具名的資深業內人士向青眼表示,國家嚴管兒童化妝品,一方面與1月初“大頭娃娃”事件以及新法規的落地有關;另一方面,也與整個國家的基本戰略方針有關。


    “原本保護兒童就是每個公民的基本義務,尤其還是在當下國家鼓勵生育的大勢之下,國家各行政機構勢必會對兒童相關產品的監管更嚴,以營造良好的兒童生長環境,促進生育?!痹撊耸窟€建議,“兒童產品應該納入特別保護?!?/span>


    據青眼此前報道,自今年1月初,多起涉嫌違法添加激素的寶寶霜,引發“大頭娃娃”事件一度引發社會關注。此后,全國各地開始陸續開展嬰幼兒、兒童化妝品專項檢查行動。以廈門所在的福建省為例,該省先后發布了“福建省藥品監督管理局綜合處關于開展兒童化妝品專項整治行動的通知 (閩藥監綜妝〔2021〕2號)”“福建省藥監局關于開展兒童化妝品專項整治行動的工作方案等文件,展開兒童化妝品的檢查與監管。而廈門市場監管局也在今年5月,開展了“點題整治”兒童化妝品非法添加問題專項整治等。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月5日,國家藥監局綜合司還宣布,“兒童化妝品為2021年下半年國家化妝品安全風險監測重點品種之一”。


    由此可見,兒童安全無小事,而此前國家藥監局化妝品監管司副司長戚柳彬在公開場合發表的“對兒童化妝品安全的關注,監管再怎么重視都不過分”這一監管思路,已落到實處。







    免責聲明:以上資訊均來源于網絡,如有信息傳遞或傳送失誤,請及時通知管理員更正或刪除,本站積極配合但毋須承擔任何法律責任。
    嘿,點我咨詢!
  • <sup id="sw6w6"></sup>
    加勒比中文字幕无码不卡_暖暖 日本 在线 高清_把腿张开臊烂你视频_欧美a级毛欧美1级a大片免费播放